房地产过热不应放任

2016-09-21 23:30   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    点击:

在中秋假期出现购房潮,以及8月70城房价涨幅公布后,热点城市房价上涨再度成为关注焦点。

国家统计局披露,8月70个大中城市中,新建商品住宅(不含保障性住房)价格环比上涨的城市有64个,其中郑州涨幅最高,达5.6%,上海、南京、合肥、无锡等热点城市涨幅则超过4%;北京、杭州、厦门、济南、武汉等涨幅则超过3%。很明显,房价上涨已彻底从一线城市蔓延到二线城市,热点城市正上演轮番领涨。此背景下,杭州继厦门之后,也在9月19日重启限购。

热点城市房价缘何上涨?首要乃广义货币和信贷供给依然偏高,在实体经济复苏缓慢之下,资金“脱实入虚”,涌入已然金融资本化的房地产市场。正如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所言,“货币供应过多了,不是带来物价的上涨,就是带来资产价格的上涨”。

其次是热点城市在库存去化周期短的前提下,土地供应未能跟上,于是“地王”频现,“面粉贵过面包”,房价上涨预期随之被推升。

再者,民众正规投资渠道偏少,股市估值高、银行理财为富人做“嫁衣”流向结构性产品,令居民再度选择房地产这种十余年屹立不倒的投资途径,将房产金融资本化。此外,房地产复苏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经济稳增长,房价上涨也令地方政府从土地财政中获利,以及银行获得风险极低的个人住房贷款业务,很难让决策者壮士断腕。

然而,在房地产过热与房价过高对中国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面前,土地财政显得十分短视,稳增长是否需要如此依赖房地产,也值得商榷。

最明显的莫过于挤出效应。实体经济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外部成本环境,今年以来即出现华为将部分机构搬出深圳,以及昆山等地制造业因高房价撤出。以刚刚宣布限购的杭州为例,2009年、2010年前后在温州等炒房团拉动下,杭州乃至整个浙江房价飞速上涨,资金脱实入虚;而在2011年后,由于房价下跌,炒房不赚钱,浙江不少民间资金开始回归实业,这几年也就成为杭州实体经济发展黄金时期。

房地产过热亦将阻碍经济转型进程。一方面,房地产金融资本化后,大量居民投资涌入,住房贷款占比过多后,不仅抑制了居民消费,且对金融系统带来潜在风险;同时,随着房价飙升,创业、生活等成本水涨船高,对新经济的发展构成不利因素。

有恒产者有恒心,大城市高房价令不少企业被迫外迁的同时,也“逼走”了部分年轻人。因为房价飙升之后,高房价成为了年轻人进入大城市最主要的门槛,而持续的人口净流入,尤其是高素质年轻人的净流入,无疑是一座城市发展最重要的因素。很明显,企业因为地价和房价过高而被迫规模式地离开某座城市,以及高素质年轻人因对大城市房价过高而被迫逃离,那么对这座城市经济发展而言,其负面影响非“土地财政”收益可以弥补。

实际上,房地产作为中国近十几年快速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,其使命已经完成,房地产行业也早已面临整体过剩局面。换言之,中国经济转型大局之下,不能再依靠房地产拉动,经济与财政等对于房地产的依赖,要尽快摆脱。

至于货币宽松和土地供给等原因造成的热点城市房价飙升,不仅要采取限购、限贷等抑制需求的手段予以控制,对信贷增速过高需采取谨慎清醒的态度,并拓宽居民正规投资渠道、适当增加土地供应,以及加强住房租赁市场建设,这些都是可取之策。



(责任编辑:侧面)

精选图文
头条精选
24小时排行榜
  • 微信公众号
Copyright © 2015-2016 www.goweng.com 国文网 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芝麻通  蜀ICP备15006691号